抱大葱的祸世酱

奥红法红堕红葛红混红八红只有小红莲是受我就吃_(:з」∠)_

集火那只王百万!(4)

[ 四 ]

四个月后----------
[炼狱子:怎么第四章就四个月了……]
[祸世:乖女儿别在意这些细节问题ฅ( ̳• ◡ • ̳)ฅ]

……………………………………………………

天底下最坑爹的是:家里老婆待产上司让你出差。
更坑爹的是:自己刚走到车站并且上了车上司又来个电话说老婆生了。

……………………………………………………

奥米加被出来的众兽推进屋,室外的光线被窗帘拦住,只在被子上留下些许的光斑。察觉到一旁的动静,红莲费力地睁开眼,光线忽然闯入视野不适应地皱眉。
坐上床沿,挡住一部分的光线。床上人撑着床尝试坐起来,奥米加见状连忙小心把人抱进怀里,往红莲的后背垫了垫枕头,才让他坐起来。
“……辛苦了。”沉默了半天奥米加总算憋出三个字,内心却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明明有好多话想说……
红莲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费力的抬手抚上男人的侧脸,奥米加敷上着对方还有些汗涔涔的手背,这才发现自己的眼角已经湿润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要哭也是我吧…”痛死了……
“抱歉。”
“真是的…”视线被一边小床上的某个小团子吸引了过去,孩子此刻睡得正香。圆圆的脸颊泛着粉嫩粉嫩的颜色,红色的发顶上两撮呆毛很不安分的翘着……

小小的团子被轻手轻脚抱了过来,大概被被吵醒了不大舒服,扭啊扭地哼哼着要哭。奥米加连忙小心地晃了两下,却没见成效,转头对红莲苦笑道:“你抱抱?”
红莲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手臂。小家伙到了红莲怀里扑打了几下还真就消停了,吧唧着吐了个泡泡。
“……这么小就会认娘了。”奥叔见状幽幽地吐了一句,红莲无语地斜了他一眼。
“虽然的确是我生的不过也不应该叫娘吧……”红莲抬手轻轻戳了戳手臂里小家伙肉嘟嘟的脸颊,小东西倒是很配合的往怀里蹭了蹭,一脸萌样。
“…呆毛还真是遗传了你啊。”红莲看着发顶上的两撮红色,一个朝上一个朝下,果然是父子……
“我的儿子当然像我喽。”奥米加轻笑着轻拨开恋人腮边的银发,“发色和你以前一样呢。”
然后俯下身把一大一小都搂进怀里,奥米加贴上身下人的额头,碧蓝的眼眸里尽是宠溺与温存。“我先走了,还有一大堆事没处理呢,待会再回来陪你。”
“恩。”
“好梦。”
看着对方吃力半睁着眼睛的样子,宠溺地轻啄了下额头,抬手合上漂亮的眸子起身。小心抱起安静睡觉觉了的小团子,轻声打开门……

然后——被一群猪队友拖到会议室去了。

“刚出生就幼年期II了,这孩子前途无量啊。”废话,也不看看是谁儿子。
“嘛,奥米加你放松点啦又不是要把你儿子怎么样……”我知道不会怎么样但麻烦你表戳他的脸了好不我都还没好好戳几下(喂。
“起名字了吗?”总算有一个正常的了。
“啊,名字已经有了。偌伦大人和父亲的意见都参考过了……”
“叫高吼兽的说。”白毛萝莉插嘴道。
“叫兽?听起来好像挺活泼的嘛。”那个是小名啦……
“还不是因为哭得太凶了……”不要把事实说出来啊……
“艾克萨麻烦你别挥那只包着一个迪哥厚度的手了……”阿尔法你的注意只有迪哥吗……艾克萨别一直朝我挥啊…话说这包扎技术……
“……”炼狱子我错了别这么看你大哥的男人……
“话说为什么是红头发的?你和孩子他「妈」不都是银毛吗?”你这样说的话红莲搞不好会暴走的……
“红莲小时候是红头发来着…”
这时,小团子睁开眼睛,大大的蓝色眸子像极了他爹,盯着某只黑兔子的金眸。
啊,好萌。

……………………………………………………
“呜哇——”
我嘈咧,怎么(又)哭了?!?by无辜的奥米加(与众人)
“啊啊,别哭啊…”奥米加有些无言了,“阿尔法你给我想办法!”
“啥?!为什么是我……”
“还不是你一直用怪蜀叔的眼神盯着他还戳他脸?!”

[噗——]一把写着「怪蜀黍」的王龙剑插在阿尔法的胸口。
“你们到底在闹哪样啊……”披着外套(奥叔的)的某只散着头发一脸幽怨从门口冒出头来。
“红莲不是叫你躺着的嘛…”
“这么吵你叫我怎么睡嘛…”
撇了撇蹲墙角怪蜀叔碎碎念的某兔子,从不断抽着眼皮的孩他爹手里抱过还在抽鼻子的小团子揉脑袋ing……

酷爱!熊孩子不带这样的!!以后怎么和粑粑好好玩耍啊!!!爱呢!!!!看着瞬间安静下来吐了个泡泡继续睡的自家儿子,王百万叫那个心里一把血泪……

“…玩耍好像早了点,”红莲淡淡地打着哈欠,一脸没睡醒。“还有事吗?”
“没…”
果断一手抱着叫兽,另一只手拎着奥米加的后领一路拖回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