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大葱的祸世酱

奥红法红堕红葛红混红八红只有小红莲是受我就吃_(:з」∠)_

集火那只王百万!(5)

[ 五 ]

我是杰斯兽「祸世:简称杰斯呆[划掉]萌」。

目前被伊古德拉希尔召唤为皇家骑士团的皇家骑士。年幼时虽然跟老爹去过世界树,不过现在路线啥子已经忘光了啦[虽然当时也没记……辛亏老爹神通广大把地址发给我了。
系噶系「日语,但是」……
为毛是“一棵郁郁葱葱大树”这样语死早的地址啊!!不对连地址都算不上啊啊!!!杰斯萌扶额内心问候父上的语文老师六千九百一十八遍。
卡密萨麻,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呜……呜恩…”
小净土[划掉杰斯猛地抬头,路边传来一阵轻微哭声,像是小孩子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小心拨开路边的草丛,一团赤色映入眼帘。
是个成长期的孩子,赤色的头发上两撮呆毛一晃一晃显得格外呆萌,碧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雾气,豆大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滴落。
“没事吧?!”杰斯急忙走到小团子边,看见白白嫩嫩的小膝盖上伤口隐隐约约溢着血。
“呜…哼嗯…”小团子抬起小脑袋,红扑扑的小脸挂满泪痕,看见眼前高大的阴影吓了一跳。

“呃,我不是坏人哦,”看见某团子下意识往后缩,连忙摆手道。“很疼对不对?可以让我看看吗?”
“呜……嗯。”
团子点点小脑袋,杰斯便蹲下身。伤口不算大,不过沾染了些灰尘,杰斯用手帕沾了水小心擦拭,感到团子打了个颤便放慢动作。

“嗯,好了哦。”小心用创可贴盖好,杰斯松口气。忍不住揉了揉毛茸茸的发顶,“呐,你叫什么名字?”
“呜,我叫高吼兽,大家都叫我叫兽。”团子也由着对方蹂躏自己的头发,大眼睛闪烁着小孩子特有的纯真光芒。“呐呐,大葛格呢?”
“我啊,叫我杰斯就可以了哦。”杰斯挠挠自己银灰色的短发,发现小家伙紧紧盯着自己,不禁有些疑惑。“怎么了?”
“这个,”小高吼有些兴奋地踮起脚尖,小手指着自己的领口,那个皇家骑士的三角形标志。“粑粑和麻麻的衣胡上也有。”
“诶,是吗好巧耶……”
……
“诶!?!?”银灰色短发的骚年[划少年一把抱起小团子,对上那双大眼睛。
“叫兽,你家在哪里?”
小家伙突然腾空有些不适应,晃晃白白嫩嫩的小腿又蹬了几下,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呜…粑粑麻麻告诉我那个叫世界树。”
哦哦哦哦!!!好人有好报哇哈哈!“那,你能带我去吗?”
“好~”小家伙眯起眼睛笑得甜甜的。
——

“……”
嗯,总之七拐八拐又要顾忌小家伙的速度,两人到达目的地已经是下午了,杰斯萌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大树一阵惆怅。窝好方……老爹语文真是还可以……
……话说回来,这孩子到底是谁啊?杰斯呆[划掉]萌低头看向小团子有些疑惑,爹妈都是皇骑,骑士团有女性吗?
“啊!骸骨叔!”怀里的小不点蹦跶着跑向门口某个紫色的圣骑士。骸骨察觉到两人时,下意识警惕,但看见某只小团子和某些意义上满眼熟的骚年也松了口气,蹲下身。
“又溜出去玩了?”揉揉小家伙的头发,慢慢道。“正好,现在可以去吃点心了。”
骸骨抬头,看着某人明显有些愣住了的样子,内心一阵无奈,又一个要被污染的净土啊……“你是,杰斯?”
“啊,是!”杰斯萌从神游中回过神来。“好久不见,骸骨…前辈。”
“等你半天了,跟我来。”

杰斯呆不萌:艾玛差点就跟着喊叔了( ´Д`)y━・~~
-----------------------------------------------------

“密友——”
奥米加一手托腮,一脸欲求[划掉不满地拉长音疑似卖萌。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红莲毫不犹豫地回道,一手拿着锅子煎蛋,另一手拿着筷子,回头不禁有些黑线。“你跟自己儿子吃什么醋啊?”

“为什么我的便当里没有章鱼先生……”
“撅什么嘴啊小孩子吗你…我真的有些怀疑你的年龄了…”
“哪有,”奥米加挑挑眉毛,上前环住对方的腰,低头轻轻摩挲红莲的颈部。“你多久没喂饱我了,嗯?”
“诶—昨天不是说吃撑了胃疼吗?”红莲悠悠回了一句,关上火把金灿灿的煎蛋塞进便当盒。

“啧,你真没懂还假没懂。”奥米加对于自家爱人的天然黑属性表示无言以对,毫不犹豫把对方压上餐桌。
“喂…你不会要在这里……”红莲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想推开对方,毕竟餐桌play的啥玩意他真的真的没有兴趣啊!
“不说了,我开动了。”
“你你你…!叫兽回来看见怎么办!”
“小鬼今天出去玩了…哪有那么快回来…”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麻麻……”
“磅——!”
门推开的前一秒,红莲毫不客气地把奥米加踹到桌子底下去了。
“嗯,怎么了?”拉好衣领蹲下来,笑眯眯地看着萌哒哒的大眼睛。
“粑粑怎么了?”小家伙爪子拉住衣角,软萌软萌地问道。
“啊,他的零钱刚刚滚到桌子底下去了。”抱起小叫兽,低下头笑得一脸灿烂。“对吧,亲•爱•的~”
“……是、是…”——来着抽搐的奥叔。

“麻麻,”小家伙仰起小脸,碧蓝碧蓝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
“恩?怎么了?”红莲看着自己儿子肉嘟嘟的腮帮子鼓了起来,暗暗压下捏两下的欲望。
“呼呼…”小团子撩起额发,露出有点红红的额头,大眼睛bolinghboling一副要哭的样子。
“好好,”轻轻捏捏小团子的脸颊,红莲小心吹吹红红的额头。“不哭不哭,”
“……你究V叔又干什么了?”奥叔揉着刚才撞到地板的额头,看着自家小鬼一脸委屈,无奈塞了个煎蛋给他。
“呜…不思,”叫兽嘴里塞着东西,撒着娇蹭蹭娘亲。“刚刚地好滑摔了一跤…”
“下次小心点…”
“麻麻麻麻~我跟你说,刚刚杰斯葛格给我贴贴了。”说着抬抬贴好创可贴的小膝盖。
“杰斯?”
“就是汉克吧,”奥米加默默拿了袋数码之轮,“乖,找你杰斯哥哥玩去。”
“呜…[咽下去]…好~”

“呐,密友…”
“大白天别动手动脚。”

“……”奥米加再次把恋人搂进怀里,无奈凑上对方的耳边,低声道。
“Ich liebe Dich.”
感到怀里人的动作顿了顿,随后转身拉下自己的衣领,轻啄了一下,轻声回应着恋人的爱语。

“lch Auch.”
看来今晚有加餐了。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