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大葱的祸世酱

奥红法红堕红葛红混红八红只有小红莲是受我就吃_(:з」∠)_

集火那只王百万!(2)

[ 二 ]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
十分平静的很平常的,
工作量那大过天的,
——工—作—日。

“喂,我说…”玛格纳眼角嘴角头上的角都一起抽搐着,“这什么情况……”
“啊咧,金仔你来了啦?”V龙抬起头傻笑着挠挠蓝色的短发,“抱歉抱歉,纸堆地太高了没看见呐~”
宾果~究级V龙选手成功踩到玛格纳选手的「长不高」地雷。玛格纳选手顿时青筋暴起,避开脚边的白纸一脚直向某张十分欠揍(金仔视角)的脸踹去。
“滚!”
“嗷—!媳妇饶命!”
“去你妹的媳妇!!”
“可我只有弟弟没有妹妹啊…嗷!”
今天的兄弟组依旧闪瞎单身汪哦~✧*。٩(ˊωˋ*)و✧*。

“你们两个够了啦,”斯雷普一脸看逗比的样子望秀恩爱的逗比兄弟组,“今天公文很多啊,快点来赶进度啊!”
“话说回来……人(兽?)都到哪里去了啊……”望着堪比自己2倍身高的白纸金仔一阵压力山大。
“骸骨和杜夫特出任务,顽固回家看儿子去了;剑皇和杜纳斯跑到人类世界去[gouwu]了,阿尔法你懂得又带着小迪哥跑过去玩了;至于艾克萨的话……”
斯雷普有意停顿一下,朝着左边看去,“跑去找红莲家的中世纪前辈哪里探讨如何攻略炼狱子啊不工作去了。”

“……又来啊。”“嗯,的确呢…”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中枪了的当事人安静地趴在桌上补觉,银发随着呼吸轻微起伏。一只手放在头下,另一只手上还握着笔,不难看出是活干到一半睡着了。
可问题是臂下的文件只码了一半不到。
……一般情况都要叫醒吧。史雷普隔着V龙看了看金仔。
要叫你叫,我还不想死。玛格纳淡定回视ing。
某陀红色毛球状生物窝在红莲的发顶上,用一种怨念的眼神望着这边。……这种「打扰Master睡觉就灭了你们」的诡异气场从哪里来的啊,还有葛拉尼你确定这种毛茸茸的团子鸟状不是用来卖萌的吗?!
“啪哒。”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奥米加照例一脸面瘫进来,看到补觉的某人皱了皱眉。
啊,出现了耶……by踩着V龙头的金仔。
这种时候敢叫醒红莲的只有你了…加油副队长……by人妻马]划掉史雷普。
奥米加倒是一脸淡定把外套盖在仍没动静的某只身上,顺便把他手底下的那份文件抽出来开始处理。

……艾玛这神马情况?!by画风瞬间不对了的金仔and人妻马。

“红莲!!来战!!!”
啊啊好混乱吃货[划掉]暴食魔王也来了……
红莲蹭蹭臂弯处的衣料,几缕银丝不安分地翘起,依旧没有醒过来的样子。喂喂喂还没醒真的大丈夫吗这是闹哪样的节奏啊?!
直到楼下爆了第三遍粗口,奥米加的脸有一半黑准备下去揍人时,团子啊呸,葛拉尼的头被戳了。
“用优果思迫击炮把他轰回去,”红莲打了个哈欠揉揉眼角,淡淡地追加了一句。“我希望今年不要看见那混蛋了。”
在场的四只统一嘴角一抽,目送着某只鸟儿眼里闪着忠犬[鸟?]的光茫以及……楼下的五发「哔--------]炮声……
艾玛,太凶残了!!!众人内心默默为别萝卜点了三颗蜡烛。

“…果然还是回房间去吧。”奥米加表面不淡定内心非常不淡定地看看自家揉眼睛的某只,“反正本来就是休……” “啪哒……”
王百万听到的回复是关门的声音。
………………………………………………

“好吧,副队长可以解释一下了吗?”这是唯一看上去比较正常的史雷普。
“你们上周不是吵架吗?怎么这么快……不对,你个工作狂会主动让人去休息?!”这是碎碎念脑补的金仔。
“难不成你的便当又被禁了?”这是永远的[哔-]货V龙。
“……”这是欲哭无泪的奥米加。

正当我们口耐的王百万副队长不知道如何解释时,大门又一次打开了(迷之音: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好耳熟啊)。
“米娜~~我们回来了~~”
这么荡[bian]漾[tai]的语句也只有剑皇可以发出来吧……by吐嘈ing的金仔。
“私底下随便说人家是变态是不好的。”奥米加你个可以摆正经脸说糟糕的话的家伙是怎么看到我的隐台词的?还有憋转移话题啊!
“金~豆~丁~~”剑皇抚了抚粉色的长发,以极其[哔----]的语气…特地加重了某个字。
会心一击——
“死人妖你给我闭嘴!!”
“阿拉,小豆丁乖乖喝牛奶去啦~”
“谁是走路会被踩成灰尘的超级无敌小豆丁啊!!!”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哟~~”
“这么闹下去真的好吗…”史雷普扶额,一脸汗。奥米加感觉背后一凉,默默碎碎念。“为什么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说什……”只见一道银光闪过,擦过一直在一边围观的杜纳斯君的鼻尖……
“磅!!”一把菜刀插在墙上。
沉默沉默沉默沉默……
“吵。死。了。”
团姬[划掉]红莲黑着脸,一手扶上门沿另一手维持着扔菜刀的动作,圆形的瞳孔有变尖的迹象……
“麻痹谁再吵信不信劳资把他做成罐头扔到血海去喂炼狱子……”丝毫没有顾忌形象的某只披在头发语气极其恶劣。当然,这低气压只维持了四十秒不到……
“呃……”眉头皱起,红莲赶紧弯腰捂住嘴回房间。该死……

沉默沉默………
“副队长你到底干了什么?!?!”金仔表示淡定不能。
“虽然不是没见过红莲发火来着…但刚才堪比炼狱子的气压是闹那样啊?!”史雷普你冷静点……
“……虽然没打到…”纳纳揉着鼻尖,看看墙壁,“刚刚那一下绝对是下杀手了……”以及为什么这种场景感觉有点似曾相识…
“……”凌乱在风中的王百万君。
“奥米加你不过去看看真的好吗?”世界树妹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并且十分愉悦地补了半句。
“你可是要当准爸爸了耶,还不去安抚安抚……”最后的孕夫两字还没说完,白发萝莉感到小腿一凉,压着飘起的裙子看着白影闪过,一副沧桑的样子感慨到,“年轻人啊……”
“偌伦大人你在吐嘈自己的年龄吗还有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对爸……”人妻马[划掉]斯雷普愣住了。一旁剑皇亮起了星星眼好像知道了什么。
“哎……奥米加没告诉你们吗,”偌论loli笑得叫那个荡(偌:去死啊!)漾,看着脸色各异的五人「兽」。

……………………………………………………


小剧场一之中世纪曾经干过黑历史
因为闪腰而起床气犯了的某人单手扛着杜纳斯把王君抽了出去。
小剧场二:
纪:诶,其实杜纳斯用起来也很顺手啊。
王:……呐,阁下,我们把前年的巧克力用掉吧。
纪:…会上火的→_→(恶寒ing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