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大葱的祸世酱

奥红法红堕红葛红混红八红只有小红莲是受我就吃_(:з」∠)_

集火那只王百万!(3)

[ 三 ]

红莲撑在洗手台上低喘着气,拧上水龙头,手抚上腹部,感觉到那里微微突起的触感。
熊孩子你就不能安分点吗……

“啪哒。”
门被推开,鞋底摩擦地面发出细小的声响,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气息。红莲没有迟疑,将身体靠着他的胸前,放松地闭上眼睛,仍由对方环上腰身把自己拥在怀里。
“呐…密友,”气氛僵持了一会儿,银发的人首先按捺不住。缓缓打了个哈欠,以一种撒娇似的语气开口。“…好困……”
奥米加愣了一下,随后轻笑起来,两手各托着背部与膝盖,打横把人抱了起来。

“?!”
臂弯里的人似乎对这往日排斥的动作好像并不反感,反而十分顺从。两手一伸环住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了他的颈窝里。
“红莲?”奥米加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呜~…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嘛……”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自己的颈窝,含含糊糊的声音结束后就没了动静。奥米加微微勾起唇角,大步把人抱回床上,准备起身不料却被怀里人一把勾住脖子。
“…怎么了?”
无奈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宠溺,仍由对方趴在自己颈窝里,感到宽松的衬衣下柔软的肚腹,翻身好让对方趴在自己身上。
红莲慢慢抬起脑袋,睫毛轻轻扇动着,缓缓露出里面包裹着的金色,澄清得好似一块上好的琥珀。
“有空吗?好无聊……”垂下眼帘微微鼓起腮帮子,看着胸口难得委屈的小脸稍稍有点无奈,安抚着吻了吻额头。

“今天没什么事,不过明天我得出门一趟。”
“恩…呜…”怀里人微微一僵,浅皱着眉缓缓低头……
“怎、怎么了?”
奥米加连忙起身把人搂在怀里,软糯的人趴在他怀里微微喘着气,潮红的脸上琥珀色的眸子满是水雾,自从肚子里多了个小包子身体一直虚,一点折腾就没力气。
“熊孩子又踢我…”
“…小东西还怪有力气的。”
耳边有气无力的怨念让他忍不住笑了,松了口气小心探入衣料,安抚着不安的胎动。
“也不知道像谁呢……”
“切,爷儿俩一个样,就知道折腾我……”
“喂喂,我怎么又躺枪了啊?”
宽大的手掌轻抚着与曼妙腰身不符的小腹,裹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抚摩,感受着小生命的运动。

“饿吗?”
眼角瞥见床头柜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粥,奥米加把埋在胸口的脸捧起来,轻轻碰碰鼻尖,红莲微微摇头。
“是不饿还是不想吃,嗯?”
左手悄悄往下轻轻捏了捏大腿,戏谑地看着红莲抖了一下,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粉色,索性把脸埋在胸前不肯抬起来,闷闷地回答。“…不想……”
“嗯哼,”怀里的人体温很舒服,抱起来手感相当好,奥米加的语气难得带上了点戏谑的味道。“那怎么办呢…我喂你?”
感到怀里人下意识地僵硬了一下,奥米加挑了挑眉毛,舀了一勺粥含着抬起红莲的下巴,缓缓低头……
“…哎?…唔嗯…”红莲对上碧蓝色的眼眸时略微有种不好的预感,只感到唇上一暖,对方的舌撬开贝齿,把口中的粥慢慢喂过来。
“呜…恩呜…”
白皙的面颊瞬间红到了耳根,红莲感到腰间的手臂渐渐施力,握着拳头却只能软软地敲打着对方结实的胸膛。
“恩?”
待身下的人把嘴里的东西咽下时,奥米加勾起唇角,抬起头意味不明的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
“这次还真是大手笔呢,美树原。”
会议室里,几乎和红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青年轻轻晃晃茶杯,同样金黄的眼眸看向白发的神明。
“嘛,反正他们两个还蛮开心的。”白发萝莉叼着叉子,碧绿的眼眸里满是笑意。“这次的药剂谢谢呐,中世纪酱。”

“小事罢了,别忘了约好的五折。”青年笑着眯起眼睛,心情极好地用左手挥挥比了个“5”字。
“…你和艾克萨呆久了也升级财迷了?”
“喂喂,别瞎说,才没有,”金黄的眼眸心虚地转向一边,指尖来回抚摩茶杯的把手。“我家那臭小子可是因为你们那两个一星期没休息了。”

“心疼了?”偌伦歪歪脑袋,碧绿的眼睛泛着诡异的光芒。
“……”
“好了啦,不逗你了。”本着不想欺负正直的好孩子的理念,悠悠转了个话题。“倒是你,不考虑和这边的你组个队形养一个?”
“…那个就算了,”像是想到了什么,某人头上拉下了一排黑线。“熊孩子我已经不想再折腾了。”看见白发的神明眯起眼睛,心里默默有种不好的预感……“怎、怎么了?”

“呐,不是我多嘴,难得有这么乖的男人你赶紧嫁了吧。”
“……噗——!”
——

“阁下,您怎么了?”王君看着一回来就趴床上把自己裹成海参状的上司有些无语。
“别过来…余受到了惊吓…”
……这年头原来有人吓得到你么?——在一边准备下午茶的王君桑。

---------------------------------------------------------------------------------------------------

“我错了还不行吗,”奥米加面对着墙壁,跪着主机板默默残念道。“这是谋杀亲夫诶……”
“闭嘴,谁让你动手动脚的。”
洗完澡的某人顶着毛巾,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刘海紧贴着额头,时不时有几颗水珠顺着银色的发稍滑下。
“…喂。”
某人凑过来把自己拉到床边,拿过头顶茸茸的毛巾,宽大的手掌一阵细细地搓揉。
“会着凉的。”裹着薄茧的手拿过毛巾,熟练地擦拭着银白的发丝。撇撇嘴,也由他去了。
红莲的发质很好,头发即使已经垂到膝盖也并没有多少打结与分叉,使得银丝散下时像瀑布一样,柔顺的触感总是让他爱不释手。

“呐,密友。”
“恩?”奥米加摸摸银发,感觉干的差不多了便停下手,环上怀里人的腰身,把下巴搁上头顶。
“这孩子…”红莲抚摩着微微鼓起的小腹,垂下眼帘慢慢道。“以后怎么办?”
“…什么意思?”
“嗯,怎么说呢……”红莲往对方怀里挤了挤,轻轻用发顶蹭蹭恋人的下巴,“到时候,我们两个抚养的话会不会有点…嗯…”
“这个大人和我都会安排的,”奥米加小心吻了吻发顶,手指细细梳理着银白的发丝,思索了一会慢慢问道。“不过,你是不是想的太远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
“没什么好担心的,”安抚着吻上脸颊,小心把怀里人搂紧一点,宽大的手掌盖上怀里人的手背。“一切有我,别想太多了。”
“……嗯。”
也许对未来有许多的彷徨与不安,但是只要有你在,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哎哎,别乱动啊,要挤死了!”
“团长说你呢,凑什么热闹啊。”
“笨蛋究V!你给我留个门缝啊。”
“咦,金仔你也来啦?”
“呀咧呀咧,真是不美丽呢~”
“嗯。”

“……”
“……”
红莲打了个哈欠,抬手用宽大的袖口揉揉眼睛,缓缓抬头蹭了蹭奥米加的下巴,“好困…”
“我陪你?”轻揉怀里人柔软的发顶,碧蓝的眼眸里满是温柔甚至宠溺。
“呜…你让那群家伙退散再说。”蹭了蹭头顶的掌心,红莲便慢吞吞地窝进被褥,习惯性地把自己裹成团子状了。“不然就跪键盘去”
“是是。”奥米加无奈帮某人把头发理好,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关上门。

“你们……”奥米加话没说完只肩膀一沉,回头便瞧见某条二货龙顶着星星眼一脸崇拜。“副队长,求技巧。”
“……哈?”
“我严肃考虑要不要和金仔整两只出来,嗷嗷嗷——!!!金仔我错了!!放开我无辜的尾巴啊!!!TAT”
“哦呀~恭喜啦副队~”剑皇曲起手指抵住唇角,“看来两位早得贵子呐~”“嗯。”杜纳斯站在一边依旧是一副真—妻奴。
“这算不算未婚先孕啊?”杜夫特扶扶金丝眼镜,以最官方(你TM在逗我吗的口吻开口。
“兽~”小迪哥趴在阿尔法肩上叫得特别欢。
“嗯,迪哥以后有弟弟了哦。”卧槽为什么阿尔法你听得懂?!!!!∑(゚Д゚ノ)ノ还有为什么是弟弟啊!!为什么要让我儿子叫一个万年幼年期哥哥啊啊!!
“你们……”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温和的男声打断了,赤发蓝眸的青年在门口冒出头,满脸笑容。“各位大人,master说你们再吵下去就让我采取「非常手段」了。”
“……”受前几天别萝卜悲催的下场影响,众兽十分默契地散了。
“另外奥米加大人,master说你呆在这就不用再进去了。”真的没有兽了哦。

奥叔进房后的反应:静默五秒,脱鞋,上床,抱团,睡觉。
——哦呀一气呵成呐。

[葛拉尼呢?——变回团子睡觉觉去了_(:з」∠)_。]

评论

热度(5)